您现在的位置:→ 百合花园 → 风雨心曲 → 我第一次自己买女内衣


我第一次自己买女内衣

作者:赵颖

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穿女人的衣服。妈妈说小的时候因为想要个女儿(我是弟兄三个),所以见我又是个男孩有些失望,从小是把我当做女孩来养的,现在还有一张大约我两岁时扎小辫子的照片为证。
当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开始翻妈妈的文胸、内裤来偷偷地穿。有一次大概有点过分,把妈妈的大部分内衣都偷偷地藏到自己的床下,准备好好研究一下,可是妈妈正好来找衣服,发现一下少了许多,便告诉了爸爸,一起到我们的房间来找,而且把哥哥当成作案对象,狠狠地打了一顿(我至今还对被冤枉的哥哥心寸内疚)。
上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偷偷地拿别人晾在外面的内衣,因为那个时候自己没有经济收入啊。等到考上大学,要离开家的时候,我把自己几年来收集的几十件文胸和内裤全部找地方丢掉了(在社区看到一个帖子,说在某地发现许多被遗弃的女内衣,我想大概也是我辈所为)。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我多次想改掉自己当时很自卑的习惯,可以每次看到好看的文胸、内裤,就心跳地不行,总想得到它。知道偷东西不好,可确实没有胆量,到内衣店去自己买。
九八年夏天我被公司调到南京工作。我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把南京的主要景点和商业街都逛了个遍,当时同事说你真喜欢逛,其实我是在感受和寻找自己心动的内衣感觉。在那里我渐渐体会到南方与北方的不同:不仅仅是山清水秀,不仅仅是吴语呢喃,还有南方开放的气息、对新事物的迅速接受以及商业的发达。
南京的湖南路夜市是我心仪的地方。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湖南路变成了步行商业街,无数的贩摊摆出来,商品真的可以说是琳琅满目,其中有不少的内衣摊。那个时候湖南路就有T裤卖了!
我长时间地站在围在内衣摊前的女人圈子外面,欣赏着货架上款式性感、色彩鲜艳的文胸、内裤,心中对那些手拿着内衣选购的少妇少女们羡慕得不得了。可就是不敢走上前去。
就这样,一天,两天... ...
晚上回到公司在福建路的宿舍,躺在床上总是自己恨自己没有勇气,心想明天一定鼓起勇气来。
终于下班了,我吃完晚饭,跟同事说出去转转,就步行来到湖南路。
还是那一番热闹的街景,人人心中充满了轻松愉快,只有满心的焦虑。时间已经挺晚的了,街上的人开始少了许多。我心里暗暗地对自己说:就在今天!
揣着不断加快的心跳,我装做若无其事地走到那个已经在边上看了几个小时的内衣摊前,把脚步停了下来。
摆摊的大姐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又低下头收拾商品。我借机抑制一下心跳,仔细确认了我要买的东西:一件兰色的两用文胸,一条白色的T裤,还有一条粉色的细纱内裤。
大约感到我没把脚步移开是要买东西,大姐正好在这是抬起头来问:想要什么?我咬了咬牙,反正是在南京,认识我的人很少,晚上灯光有不算亮,脸红不红没有人能看清楚:大姐,你把那个拿我看看。我用手指了指粉红色的内裤。大姐表情很自然地递给我。把内裤拿在手里,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大姐见我不说话,只是反复地看手里的东西,就又递过来两条,说:还有别的颜色。我指着早久看好的T裤说那个。大姐笑了一下说现在这个样子的卖的可多了。我觉得大姐的态度很好,胆子也就大了起来,索性跟大姐砍起价格。
那天晚上,我一共买了两件文胸,一件吊带衫,和三条内裤!
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觉的连星星都是那么的美。
回到宿舍的时候,同屋的老同事已经洗洗睡了。我还是很小心地又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确认他肯定不会突然起来,然后一件件地把自己打扮起来,心中的感觉就要笑出声来!

从此之后,我渐渐明白,其实男人去买女内衣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没有胆量多半是自己吓自己(每个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买内衣的是为了挣钱,她才懒得理你是男是女呢!我现在收藏的文胸、内裤,比我老婆的要多的多,再也不会去拿别人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