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百合花园 → 风雨心曲 → 我第一次变装西餐的经历——作者:镜花水月


我第一次变装西餐的经历

作者:镜花水月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季,在室内,温暖的空气略显干燥,若不是隔着窗看到外面飘雪的凛冽寒风,几乎完全忘却了冰天雪国的严酷.现在水月抿了抿涂抹唇膏的嘴唇,让它能湿润一些,我刚入此到,只是隐约的感觉到自己的喜欢,心理还没完全适应呢,看着姐妹们忙上忙下的给自己张罗装扮,一时间觉得手脚都不知到如何摆放了.镜子前出现的女孩是我吗?水月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老实的讲,如果我要是遇上这样的女生也会喜欢上她的.水月一时间害羞的垂下了眼睛,只敢用余光通过镜子看着姐妹,从她们的吃惊而得意表情里,看出了赞叹和羡慕.今天水月和姐妹打赌输了,必须让自己一个人着成CD装扮和他们一起去西餐厅吃饭.衣服还比较好办,旗袍和假发已经穿好了,外套也是姐妹临时和别人借的,就是高跟鞋不太好办,因为水月的个子太高了,如果穿上高跟鞋恐怕在楼梯口就会被人识破.水月在镜前听到姐妹在外屋的商量:'算了,就穿她自己的休闲鞋吧...反正天黑也没人会注意脚下...'

站在挂衣架边的门口,水月始终不能有勇气迈出这一步,只觉得心脏在超速的颤动,思绪一片空白.我死死地抓住挂衣钩上的衣服,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在姐妹的推搡和'威逼'下,倒下的挂衣架撞击地面发出了清脆的金属声,水月最后看了自己进门前穿的黑色大衣一眼,它不知什么时候也掉在了地下,透过齐眉清秀的短发一脸惊恐地面对着外面的世界.

扑面而来的刺骨寒风夹杂着雪花,落在水月脸上和樱红的唇上,混乱的脑袋一下清醒过来.下意识的拉紧了墨绿色女式大衣的脖领,不让身体的热量被风夺走.发现这件大衣原来竟然没有口袋,冰凉的双手只好握在一起互相取暖了.大街上忙碌的人群和车辆在夜幕下来回的穿行,偶尔有几个擦肩而过的路人好奇的回头注视着这个身材高挑的姑娘,也许是奇怪,在这冰天雪地的季节,服装模特去什么地方表演,怎么不坐车呢?水月把齐肩短发向脸庞拢了拢,似乎这样也能遮挡住几分羞涩,闪烁多彩的霓虹灯映照出长长的睫毛下黝黑的眼珠,冷风一激,眼眶中夹着几分盈盈的眼水,姐妹笑着说:'看水月这样,可怜兮兮的.'

西餐厅离的不远,可是水月觉得这是多么漫长的路程,远远遥望那里摇曳的灯火,真是有些可望却不可及的急切.门童很有礼貌的拉开了光洁的玻璃门,对走在最后的水月大声的叫到:"您好,小姐~!欢迎光临~!",失措的我被吓的一个寒战,马上意识到现在就要去体味真正的心理历程了.

一个男应伺生迎了上来,对我们问道:'请问要在大厅还是去包房?',姐妹们的眼睛齐刷刷的看这水月,水月这时恨不能挖个地洞钻下去,最担心的就是怕引起大家的注意,可是姐妹们还是不依不饶的注视着我,水月只好使劲的挤挤眼睛示意去包间.灵巧的应伺生会意地笑着:'那我领你们去包间吧,那里比较安静.请上二楼.'在转身迈向楼梯同应伺生擦肩而过的瞬间,水月感觉到了他惊讶地开嘴巴的表情和几个服务员相互窃窃私语的动作.我的脸即使在略施鄢红的面粉遮掩下也能看出刷地红到了脖根,要知道身着墨绿色女装的水月整整比应伺生高出了一个头!实在想知道他们是因为自己装扮的漂亮呢还是因为太特殊了这样引人注意,此时已经无暇顾及,只求能一步跨进房间,几乎快要窒息的紧张心脏才能稍稍得以放松.楼下暖色的灯光透过玻璃的楼梯踏板映照在水月的外衣下摆,穿着的男式的休闲鞋显得格外的刺眼,水月突然觉得平时平滑精致的不锈钢扶栏也变得这样冰凉刺手,担心动作和形态上露出破绽,只能勉强的按照自己的想象模仿小女生的做派一步一步地迈完每个阶梯.

慌张的水月特地选择了背对门的位置落座.应伺生拿来了菜单:"小姐,您点些什么呢?"水月用求助的眼光看着姐妹.水月深埋下清秀假发的头也似乎能感觉到他离开时意味深长的笑脸.屋内的室温又回到了让人忘却严寒的温和,刚才被寒风吹过的脸庞在微微的发热,脱去外衣的水月身着白色的旗袍,坐在柔软的沙发椅里,还能透过旗袍旁边的分叉隐约看到黑色丝袜的尼龙光泽,修长的头发垂落在光滑的肩膀上,拨动得水月心里以生来从没体会过的一阵阵心痒,甚至不知道刚才点了什么晚餐.水月这才稍稍算是惊魂普定,开始和姐妹交谈起来.水月苦着脸说:'他们没认出来吧?'姐妹笑道:'呵呵,你看你这样,还挺有风情的呢,只怕那应伺生是看上你了吧.'水月答道:'只要没认出来就好,要不我真是丢死人了.'姐妹道:'嘿嘿,你这个小骚货还知道害羞?!'突然姐妹大声叫道:'看什么看呢!没看过呀?!'手握水杯的水月吓了一跳,差点把杯子弄翻在地,透过对面的玻璃反射隐约看见背后的门外至少有四五个服务员的脑袋在向里张望,姐妹站起身来把门打开:'你们想干吗?!用得着这么多人来服务吗?'随着姐妹的责怪人影忽悠一下全散了,留下了一串打闹的嬉笑声.姐妹安慰道:'别理他们,一帮小孩子.'水月的头埋的更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