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百合花园 → 风雨心曲 → 到哈尔滨拍变装照(全)——作者:李梅


到哈尔滨拍变装照(全)

作者:李梅

  到哈尔滨拍变装照(一)

  前天来哈市,昨天找可以照女装的影楼。先找广告,然后记下来挨个打。碰了一个又一个的钉子。连去年我照过的那家影楼都拒绝了我的询问。又走到去年曾说可以照女装照片的影楼,更是罩了个灰头土脸。直到接近中午了,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找到了一个能照女装写真的影楼。此时才想起来,还没吃早饭哩!肚子在咕咕地叫了!
  快到约定的时间了。我乘车在该影楼的对面下了车。为了稳妥,我又向该影楼打电话确定了一下,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走进影楼,哇一屋子的人哪!我的脸一下子热了,相信脸是红透了!工作人员的眼光齐刷刷投过来,然后就交头接耳,然后一个工作人员迎过来问:“先生,您是来照相的吗?”(明知故问)此时的我已经无法再退出去了,就硬着头皮,尴尬地点点头。工作人员还问:“先生您预约了吗?”话音未落,一个稍长年纪的女人走过来,说:“先生,您就是刚才打电话预约的那位吧?请到这边来,把东西撂下,歇会。”回头又招呼刚才那位小姑娘:“你给先生倒杯水,把相册拿过来给先生看一下。”
  我机械地走过去坐下,环顾了一下四周,仔细看了一下,除了穿服装的5个工作人员(都是女的),还有三个女顾客、两个男性。
  接待我的服务员(后来知道她叫丹丹,是个化装师),热情地拿来一摞相册让我挑选。我小声地对她说:“这么多人?不方便吧?”其实心里很不甘心走掉。丹丹笑着对我说:“她们很快就拍完了。你不要紧张,你先选,一会选好了,咱们再把服装订下来。”我又描了一下旁边一直坐着不动的男人,问丹丹:“这个男的是干什么的?也是顾客吗?”丹丹说:“那是我们老板。”她又反过来问我:“一会由我给你化装,摄影师是男的,你不介意吧?”我想,反正我都来了,你们以前不认识我,以后各走各的路,还是谁也不认识谁,他们也不可能上我那个山沟沟里,哎!就说:“行。不介意!”

  (哈尔滨网吧的屏幕真刺激眼睛。打了这么几个字,累得我眼睛都疼了。还是回家有空再讲给姐妹们听吧!)


  到哈尔滨拍变装照(二)

  “不过,我还不知道你们拍照的价格呢!”我提出了问题。
  “价格是这样的:我们288元起价,像册有大有小,就象这样……”她翻弄着我面前的各种像册,继续说道,“有20张的,也有30张的,都送大幅的照片。”
  我接过来说:“我不需要大照片,也没地方放。我只要一本像册、一张光盘。”
  丹丹说:“那我给你加5张照片,放到像册里,怎么样?”
  我说:“不行。一张巨幅照片成本也很高,你就给我5张,放在光盘里又不增加成本,照多照少就是多一会工夫,不好。”
  “ 你照多少钱的呢?要不我给你让一下?”她终于让步了。
  “我照400多的吧!你不是说30张吗?给我加10张,价格呢,就450吧!别488了。”
  经过讨价还价,最后确定在460元,照40张,像册没选厚的那种,因为拿回家不好藏,结果选了书装的。
  我跟着丹丹走进服装室,看到满屋子的服装真是不知所措。选哪件好呢?
  丹丹对我建议道:“这样吧!你先确定是喜欢哪一类的,是喜欢古装的,还是性感的,还是淑女一点的?”
  我说:“我都喜欢,也都想照几张。”
  “那就每一类都选一件。”男老板拍板了。
  这样,一共选了6套服装。


  到哈尔滨拍变装照(三)

  选完了服装,丹丹把我直接领进了里面的洗手间,给我洗了头发,顺便洗了脸。
  我坐在梳妆台前,心中惴惴不安,偷眼瞄一下四周,发现人们并没有看我,这才平静下新跳。
  丹丹拿起吹风机,把我的头发吹干。顺便说一下:我的头发从7月份起就一直留着,现在已经很长了。我舍不得剪,也是为了有一天能用我自己头发而不是假发照变装相。头发吹干了。丹丹又在我头发上喷了很多摩丝。然后,逆着头发生长的方向进行梳理。又喷了一些彩色摩丝,黄色、紫红、红色,再梳理、吹风,就变成了照片上的那样发型了。
  接着上定妆水。原来定妆水要另收钱,而且要收50元钱。我知道这是借机宰我,就不同意上定妆水。可是丹丹说,不上定妆水,妆会脱落。我一想,和化装师关系搞不好,回影响化妆的,会进一步影响照相效果,就认了。
  然后是打粉底儿。给脸上打完,又给手和手臂打。又拿来带“钻石”的假指甲给我粘上,这样就又收我20元。
  丹丹问:“你不介意我修理你的眉毛吧?”
  此时我已抱着一不做、二不休的态度,就很干脆地点点头,说:“不介意。”
  丹丹拿着刮脸刀片,小心地刮掉了我“多余”的眉毛,用尖尖的眉笔一下一下地画着眉毛。我闭着眼睛,心情一点也不轻松,就好象有人一下一下地提留着我的心。
  眉毛画完了,我睁了一下眼睛。镜子里,我原本稀疏的眉毛变成了柳叶一样的弯眉。
  丹丹取过一小卷胶纸,剪了两个1.5毫米宽、约20毫米长的弯月形,叫我眼睛向下瞅,给我粘了对双眼皮儿。我问:“我不是有双眼皮儿吗,怎么还粘?”丹丹说:“你原来的双眼皮儿打了粉底儿以后,变得看不出来了,只能重新做一个。”接着,又粘了假睫毛。她粘得很仔细,重复粘了几次。然后用睫毛油认真地涂抹。
  丹丹又问我:“你喜欢什么风格的妆?是性感一点的,还是温柔一点的?还是……”
  我说:“就按拍摄需要定吧!”
  “好的。”丹丹说,“那就先化个性感妆吧!”
  她给我化了个兰色的眼影,用几颗彩钻分别镶嵌我的额部和耳际的发梢上。又用“毛笔”给我化上了口红、打上腮红。然后,细细地端详了一遍,给我戴上耳环、手链等饰品。说:“行了,去换装吧!”

  到哈尔滨拍变装照(四)

  在丹丹化装的时候,我也不时睁开眼睛,感受着视觉的变化:爆炸式的头型,简短、性感而又蓬勃,显得青春和充满活力。细而弯的眉毛,象远山一样,呵护着浓密的睫毛下的明净的清泉。小巧的鼻梁下,是性感的小嘴。我仿佛在近一个小时内就年轻了20岁。
  来到服装室,服装师已经把我需要的服装挑选了出来。第一套是皮装的超短衣裙、网裤袜、高跟皮靴;第二套是网眼的毛衣和一条女长裤。这两套是性感系列的。第三套是旗袍装。第四套是“大长今”的韩国古装。第五套是唐代仕女古装。第六套是紫色晚装。
  在换衣服的时候,才发现,我穿来的塑身内衣必须脱下,而且,戴的胸罩也不适合拍照。于是全都脱掉。在脱掉裤子的时候,留下了穿来的裤袜,穿上了网裤袜。服装师眼尖,发现了我脚趾上涂的红趾甲油,悄悄地告诉化装师丹丹,还用手指指我的脚,然后俩人会意地笑着。然后,我穿上皮短裙、戴上化装师找来的黑色胸罩,穿上了皮短上衣。这时,我看出了我的肚子。呵呵,胖了哟!服装师安慰我说:“没事,一会儿照相的时候,你提点气,肚子就收回去了。”丹丹也说:“你的肚子一点也不大,是衣服太小了。”我又穿上皮靴,哈哈,居然正好!我走了两步,也是袅袅婷婷的,风姿无限呢!
  走出服装室,只觉得满屋子的人都注视着我。我满面通红(自我感觉),不敢抬眼看别人,低着头,走过化装室,进了拍摄间。

到哈尔滨拍变装照(五)

这套装束是不是很性感呢?

拍摄间里黑洞洞、乱乱的,到处是灯和伞,地上散乱地放着一些道具。化装师开了灯,就让我站在门口等着,她则走进里间去请摄影师。
摄影师出来了,朝我笑着点点头,说了声:“你好!请到里面来,好吗!”我也抬起脸,一边大量他,一边羞答答地回答他:“你好!让您费心,请多关照!”
摄影师岁数不大,约莫20多岁。我稍微有点失望,心想,“这么小的摄影师,能有什么水平,能给我拍好照片吗?怪不得他们的价格这么低呢!”转念又一想,“年轻人有创意,没准也能设计出好的造型艺术呢!”带着侥幸的想法,开始了拍摄。
摄影师没有助手,一个人摆灯光、摇布景,还要给我设计动作造型。好在我去年拍过照片,能很好地领会摄影师的意图,举手、抬足、扬颏,他还一个劲地逗我笑。慢慢地,我放松了,眼神随着他的手指方向转动,一会儿就拍完了这套动作。这一轮大概拍了10几个片子。
然后是换装。

看了这张照片,您有啥感觉?

走出拍摄间,发现化装室的人少了。原来客人走了。一部分工作人员也陪客人出去拍摄了。原来,他们的业务量很大,这里只是他们的一个分店。
我回到服装室,开始换第二套衣服。脱下性感的短皮衣,换上全是网眼的长袖短毛衣;脱下短皮裙,换上女长裤。靴子穿着正好,就不换了,反正在裤管里也看不着。
走出服装室,来到梳妆台前换妆。这次,丹丹把我爆炸的头型梳倒,取下了额头和发际上的小钻石,然后,在我脑后别上假发,又稍微补了补妆,端详了一下,觉得缺点什么?有找来一根带子,系在我的额头上。
拍摄时,摄影师换了几次布景,我的造型也变的多了些。
第三套服装是旗袍。他们这里的旗袍不多,我选的时候很不满意。除了新娘子的嫁衣,就是黑色带花的,根本没有我喜欢的颜色和样式。但我很喜欢旗袍,只好选了一件粉色的无袖旗袍。这件旗袍穿在身上很瘦,紧紧的,我根本无法拉上后背的拉锁。我又穿上塑身内衣(里面又戴了一层胸罩),重新穿上旗袍后,服装师帮我拉上了拉锁。一面拉,我一面提气。因为怕撑开旗袍,我只好小心翼翼地一直提着气,直到拍摄完这一段。妆容也没有什么大的改变,拿去长发,换了个鬏,就变成了一个很传统的小媳妇儿了。不过,靴子脱掉了,换了双灰色高跟鞋。

屏住呼吸,并非陶醉于花香。


第四套本来是她们帮我选的大长今的韩国古装。拿来一看,我不太喜欢,就自己选,看见一件很鲜艳的古装,就拽了出来。结果一看,不是古装,是一件和服。我虽然憎恶日本,但对和服的样式还是很喜欢的。再说,和服本来就是中国古代传给日本的,现在穿回来,也不算什么丢国格的事吧?就这样,穿上了和服。

谁说日本的和服,中国人就不能穿?

换妆的时候,丹丹并没有给我换 成日本的头型,还是中国式传统的妇女头型。因为我不想改变,我总觉得日本妇女的发式象古代妓女的发式。然而,既然穿和服照相,总得多少地适应大众的眼光吧?所以,按照摄影师的要求,做了几个日式的造型动作。

这套服装我很喜欢,可是那两个“角”我实在是喜欢不上来。

天已经很晚了。工作人员开始吃晚饭了,可服装师、化装师、摄影师都没有吃。老板也在等着他们,没有吃饭。好在后来的第五和第六套服装,分别是唐代的仕女装和晚礼服裙装。因为我已经适应了拍摄,所以很快就拍完了。
洗妆的时候,我很有些不舍。但不卸装,我怎么出门呢?卸装费了很长时间。因为眼线很难洗去。我只好用毛巾擦。
走的时候,说好了第二天下午来选片。

这是第六套,我真的不想脱下来了。

到哈尔滨拍变装照(六)

第二天下午,按照约定时间,我去头一天那家(南岗的)影楼选片。
摄影师已经把照片放进了电脑。我立刻选片。服装师领我选片。此时我才知道,服装师原来是老板娘。呵呵,叫老板娘亲自为我服务这么半天,真是不好意思!看着电脑里一张张精美的照片,我真舍不得删去。但我知道,多留即意味着留钱。呵呵!老板娘又开始做我的工作了。
因为我也粗通电脑,对acdsee并不陌生,相对于老板娘来说,我更熟练一些。所以,只一会儿,我就亲自操作起来。为了加快选片速度,我建了两个文件夹,一个装选中的,一个装删除的。虽然舍不得,但优中选优,还是很快的,很快就选完了40张(做在像册里)。还余下50张,删了还真舍不得。老板娘一个劲地撺腾我,让我都留下,说和老板商量,以每张10元的价格都刻在光盘上。我当然要和她讨价还价了。最后又交了350 元。总算下来,这套照片我共花了880元。常言说,买的没有卖的精,我这次又被她套了进去。唉!谁让咱爱着一口呢?就算挨宰,也死不改悔呀!
像册还要等20天才能取,我不能等,因为我不可能为了一本像册在哈市耗半个月的时间而不回单位工作。

(在第二天早晨,就是选片的那个上午)我意犹未尽,又找了道里区的一家影楼。这次整整有拍了一上午,拍了5套服装的,直接选了30张照片。这回又花了930元。说好20天后取像册。这回,可算是过了瘾了。可还不知效果咋样呢!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