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原创]宜南国记之兰贞传


  共有38777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原创]宜南国记之兰贞传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483 积分:4139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原创]宜南国记之兰贞传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3/22 21:15:13

 宜南国记之兰贞传
百里氏与司马氏是宜南国的两大海商世家。百里家的先祖,可以追溯到春秋秦国宰相百里奚,迁入宜南国后,起初也是世代为官。后来家主百里伦看透官场倾轧,辞官经商,传到百里兰贞已经是第五代了。百里兰贞原名百里慎,从小跟着父亲跑船,在风口浪尖上讨生活。十七岁那年,父亲在海上遇难,死里逃生的百里慎子承父业。经过艰苦奋斗,百里慎只用三年时间就还清了亡父的债务,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弱冠之年,娶妻彭彩屏,以后又陆陆续续纳了几房美妾。由于丧父的心理阴影,他不愿过早要孩子。一年之中,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船上,只有两三个月在家陪伴妻妾。
百里慎本以为,自己辛苦在外打拼,给了妻妾们荣华富贵的生活,她们应该知道感恩。不料那日船一到港,百里慎就风闻了爱妾百合与人私通的丑事,气愤不已。回家质问百合,百合本人当然矢口否认,但其他小妾嫉妒百合受宠,争相揭发。如山铁证面前,百合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百里慎生气地扇了百合一巴掌,马上又心疼了。晚上他又到百合房中留宿,握住百合的手,深情地说,只要你以后恪守贞操,为夫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百合虚情假意地答应了,又道,官人可知,姐妹们羡慕贱妾得宠,千方百计陷害贱妾,其实她们一个个都不干净。百合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大夫人彩屏勾搭男仆的细节,听得百里慎毛骨悚然。
次日百里慎计议已定,诈称又要出海采购珠宝,与妻妾们匆匆话别。过了几天,妻妾们终于按捺不住,有人借着烧香拜佛的名义,溜出去与情人幽会,也有人公然在闺房中留宿男仆。哪知百里慎并未走远,而是隐藏在暗处蹲点守候,亲眼见证了妻妾们的红杏出墙。尤其是大夫人彩屏,用小恩小惠收买下人,封住了他们的嘴。百合也不甘寂寞,居然睡到了百里慎一个老主顾的床上。知情的邻居们,背地里讥笑百里家开了青楼,成了藏污纳垢之所。
百里慎义愤填膺,真想将这帮狗男女碎尸万段。转念一想,又于心不忍,可惜了她们白玉一般的身子。此事一旦坐实,自己头顶的绿帽子可就摘不下来了。思来想去,百里慎勉勉强强忍下了这口气,一个人跑到海外花天酒地去了。
百里慎在外国找女人寻欢作乐,渐渐力不从心,满脑子尽是妻妾偷情的事。等他再次回到家中,已经彻底失去了对女人的欲望,一看到彩屏等妻妾就恶心。夜晚彩屏主动钻进丈夫的被窝里,百里慎抱着她滑溜溜的身子,毫无情兴,眼前浮现出彩屏与男仆云雨之欢的画面,巨大的挫败感、自卑感折磨他的心灵。彩屏还想倒在丈夫怀里撒娇,被百里慎一脚踹开,从床上摔下来。
“凭什么你们女人就可以白花男人的钱,穿金戴银,梳妆打扮,一个个变成挠男人心窝的小妖精?瞧你们在床上被野男人操得那么舒服,又骚又浪又淫又贱。穿好衣服,却装成端庄贤淑的贞女节妇,一副玉洁冰清的样子!哼,小贱人们,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既然做女人那么爽,比男人轻松得多,我也想尝一尝。”望着彩屏依旧妩媚娇羞楚楚可怜的模样,百里慎心口一疼,突然萌发了一股异样的冲动。
百里慎把妻妾们召集起来,毫不留情地公布了她们各自的罪状。彩屏,百合等人见状,连忙跪地求饶。百里慎冷笑一声,翘起二郎腿,打了一个响指,故意捏着嗓子,阴阳怪气地说:“那好吧,既然你们这么稀罕野男人,嫌弃本老爷的床上功夫,那我也不养你们了。百合, 你领着姐妹们去烟花柳巷讨生活吧!”
小妾们哭天抢地,抱住百里慎的大腿求情。百里慎早已与娼寮签订了她们的卖身契,岂容更改?当即命令她们回屋收拾行装。明日娼寮的人会把她们领走。
小妾们哭哭啼啼地去了,百里慎身边只剩彩屏一人。彩屏喜上眉梢,以为今后可以独占丈夫的宠爱了。谁知一个熟悉的美妇人出现在百里慎身后,恭恭敬敬地屈身做福,道:“禀老爷,一切都准备齐了。您是做,还是不做?”
彩屏回头一瞧,发现那妇人竟是当年为自己净身的徐绾绾。徐绾绾平时只给待嫁的千金小姐做手术,是什么风把她给吹来了?
百里慎露出会心的微笑,轻轻点头:“当然是做。我既然决定了,再无反悔之理。”
彩屏这才明白了丈夫的用意,瞬间热泪盈眶,苦苦劝阻丈夫不要犯傻,百里慎却不为所动。
百里府的正厅,临时改成净身房。百里慎当着众妻妾的面,一件件地脱光衣裳,躺倒在手术床上。妻妾们看到他身上硬朗的男性线条和那座曾经带给她们无数欢乐的擎天玉柱,惋惜不已,追悔莫及。百里慎却流露出淡淡的微笑,示意徐绾绾尽快动手。徐绾绾用一双素白柔荑慢慢揉搓百里慎的玉茎,使其变大变粗。松弛的皮囊里,一对硕大的肉卵沉甸甸地下垂着,晃来晃去。这副御女无数的器具,如今已成为主人身上的赘余,再也不能给予百里慎一丝一毫的正向刺激和感官享受。百里慎闭上眼睛,咬紧牙关,只想赶快摆脱男人的躯壳,去探寻裙钗女流的别样乐趣。
随着徐绾绾的手劲加重,百里慎呼吸越来越急促,皮肤上沁出汗珠,火热的下身膨胀到最大,似乎随时都会一泻千里。徐绾绾附在百里慎耳边,悄声问道:“老爷,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百里慎斩钉截铁地说:“绝不反悔!夫人,快动手吧!”
徐绾绾叹了一口气,拿起阉刀,清洗了一下。百里慎屏息静气,静待破茧化蝶的那一刻。围观的妻妾们,个个心悬到嗓子眼,捂住双眼,背过身去,不愿亲眼目睹那血腥的一幕。
徐绾绾左手套弄百里慎的男根,右手紧握刀柄,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部位,静候时机。终于,百里慎大叫一声,在麻痒得如万蚁噬心一样的男根里面,积蓄了许久的琼浆玉液冲破重重阻隔,最后一次喷射到半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就在百里慎兴奋到几乎窒息的时候,冰冷的锋刃悄悄接触到尘柄的根部,毫不费力地划开皮肤,割断肌肉和输尿管,继续向下切开**囊,斩断精索,像切豆腐似的将他的整套男人象征剥离肉体,变成毫无生气的死物。撕心裂肺的剧痛令百里慎脑海中一片空白,极致的欢乐转瞬之间就变成了极致的痛苦。百里慎很快失 去意识,昏迷的不省人事。以彩屏为首,妻妾们看到丈夫被活生生阉割了,禁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悔不当初。只有徐绾绾一如平常地冷静,迅速完成了止血包扎的程序。
在彩屏的护送下,昏迷的百里慎被抬上马车,去了妙香洞养伤。完成蝶变的百里慎回到家中,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写下两个工工整整的大字:“兰贞”。
“这是司马云峰母亲的闺名。今后我就叫百里兰贞了。”脸色苍白的百里慎用嘶哑的嗓音,低声对彩屏说道。司马云峰是多年的死对头,起这个名字也是为了踩一踩他。
“是,兰贞姑娘。”彩屏含泪答应道。
“记住,我的身份是百里家的千金小姐,你是我的贴身丫鬟。你我之间,再没有夫妻之情,只有主仆之分。扶我起来,我要方便。”
彩屏连忙搀扶着兰贞坐到净桶上。确认臀部没有压住裙子之后,兰贞张开大腿,放松肉体,想让积存的尿液通过新生的孔道自然流出来。可是她脸都憋红了,第一滴尿却怎么也挤不出来,仿佛尿道堵塞了。
彩屏是有经验的人,看见兰贞的神情,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遂悄声对兰贞耳语道:“小姐,可以用手按一按,把那两瓣肉掰开,再用点儿力,就能尿出来了。”
兰贞霎时羞红了耳根。净身以后,自己还没摸过新生的下体呢。不知道徐绾绾的回春妙手,到底把自个儿的身体改造成什么模样。一半是好奇,一半是无奈,兰贞羞答答地掀起裙子,照彩屏说的去做。两腿之间,空空荡荡的,再无任何累赘。原来生长着男人标志的地方,如今平平的,只摸到一道浅浅的肉缝。兰贞怀着探索未知事物的兴奋心情,轻轻用指甲拨开娇嫩敏感的肉缝,指尖陷入了一个潮湿多褶的洞洞里,和妻妾们的别无二致。不过这洞洞长在自己的身上,被自己的手指插-入以后,美妙的刺激感混杂着被侵犯的恐惧感,使得兰贞一阵颤抖,不敢再深入。我现在是女人了,完完整整的女人了,再也干不了女人,只能被男人干了。兰贞的小心脏砰砰直跳,脸上泛起一阵阵害羞的红潮。她把手指拔出来,又按照彩屏的指示,轻轻分开两片肥厚的肉瓣,膀胱用力挤出尿液。最终,净桶里响起了一连串的滴滴哒哒声。虽然兰贞排的不多,但她总算完成了第一次女人的小便。彩屏递上草纸。兰贞擦了擦下身,粗糙的草纸纹路再一次刺激了新生的女阴,让她打了个哆嗦。
兰贞站起身来,低头整理好裙子,神清气爽,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手术的创痛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她吩咐彩屏去买几件漂亮又合身的女子衣裙,以及首饰脂粉之类。她可不想穿彩屏或者其他女人的旧衣裳。彩屏于是请了资深的裁缝,上门为兰贞量体裁衣。兰贞一眼就选中了最名贵的料子,最时髦的款式。这么好的衣服,从前连彩屏也不舍得穿,兰贞却眼都不眨地付了账。
兰贞又让彩屏教自己梳头和化妆。望着镜子里美艳妖娆的兰贞,彩屏心酸又无奈,又不敢表露出来,只能夸小姐是美人胚子,稍微打扮打扮就是国色天香,奴婢万万比不上。
兰贞渐渐沉浸在小女人的角色里,一门心思研究美容美体的技巧,让自己更有女人味儿。就算和彩屏一起沐浴,心中也升不起男人的欲火,而是以羡慕的眼神仔细欣赏彩屏身体的每一处细节,与自个儿相比较。最后,她发现最该自惭形秽的,就是平平坦坦的胸脯了。做了女孩儿家,没有一对白白嫩嫩的大奶子怎么行?兰贞从男人过来,知道男人的兴奋点在什么地方。于是她千方百计讨到一个丰胸方子,和彩屏一起敷用,互相督促。
处理掉自家的船只,兰贞转型,开了珠宝店。除了结交群芳阁黄莺,兰贞也和方方面面的权贵富商打交道,长袖善舞,左右逢源。这时她发现了美女的优势,利用男人的好色心理,可以轻轻松松地占他们的便宜。她向窑姐学习,时而风情万种,跟男人打情骂俏,时而故作矜持,吊起男人的胃口。
净身后三个月,兰贞翻看了春宫画,脸红心跳,急不可耐地要找男人,献出处子之身。千挑万选,她的目标锁定了风流少侠高羽寒。被高羽寒的盛世美颜所吸引的兰贞不会预料到,数月之后这位玉面郎君也会走上相同的道路,自愿在黄莺的刀下结束了男儿生涯。
高羽寒来去无踪,要想把他勾引到自家绣床上,可是难上加难。兰贞几次都和高羽寒擦肩而过,不免有些气恼。这时另一个垂涎她美貌的客人符庭芳纠缠上了她,千方百计要占有她的初夜。兰贞不愿委身于符庭芳,一再抗拒。闹到最后,符庭芳竟光天化日之下闯入兰贞的闺房,企图施暴。兰贞大声呼救,引来了蒙面侠客高羽寒。高羽寒赶走了符庭芳,救下兰贞。一来二去,兰贞顺势投入高羽寒的怀抱中,与他成就了鱼水之欢。高羽寒的动作很温柔,给了兰贞一个不流血的美妙初夜。兰贞紧紧抱住高羽寒健美白皙的身躯,娇躯轻颤,呻吟连连,幸福的泪花飞溅出来,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充实和满足。
与情郎依依惜别的时候,兰贞问高羽寒,以后符将军再来骚扰我怎么办。他毕竟手握兵权,奴家一介弱女子,万万招惹不起。高羽寒对兰贞耳语几句,告诉她怎么复仇。过几天,贼心不死的符庭芳又上门了。兰贞一反常态,满面春风地迎接了他,搂着他的身子,尽说些甜言蜜语。符庭芳喜笑颜开,以为兰贞回心转意了。兰贞却用迷-幻-药催眠了符庭芳,然后向半睡半醒的他讲述了自己甘愿净身做女人的心路历程,极力宣扬做女人的种种好处。脑子晕晕乎乎的符庭芳听得入迷,慢慢被兰贞引上道儿,突然没了跟兰贞做那事的心思。符庭芳回去以后,茶饭不思,一连几天都在想净身做女人的事。恰巧他又遭到兵部小吏折辱,一气之下,竟真的跑去内卫女军报了名。等他和骑兵弟兄们醒悟过来,花名册已经呈报给国王,如若反悔便是欺君之罪了。无奈之下,符庭芳只好乖乖走进净身房,让女官姜映雪剥夺了男人的器官,从须眉男儿变为巾帼英雌。兰贞的复仇计划完美实现。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3/22 21:18:25编辑过]

支持(3中立(2反对(1回到顶部
总数 35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