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原创]宜南国记之选妃记


  共有1562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宜南国记之选妃记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海棠春晓 帖子:500 积分:4348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原创]宜南国记之选妃记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3 23:15:00

宜南国记之选妃记
太子到了适婚年龄,选妃程序正式启动。中选者为太子妃,其余授予良娣、昭训、才人、美人等位号。除了预先选入宫中的四位秀女周芙蓉(丞相周达之女)、崔小萱(崔文珊之女,太师崔君立养女)、郭素妍(郭凯之女)、袁莎(工部尚书袁大成之女)外,诸多权贵豪绅之家,都削尖了脑袋,拼了命也要把女儿送进东宫侍奉太子,光耀门楣。
太尉赵小嘉也想让女儿赵依依当太子妃,可惜她年纪太小,而且尚未净身。兵部尚书蒋正广阉了大儿子,改名蒋云裳,参加了此次选秀。赵小嘉卢春英夫妇一听就着急了,赶忙请净身师“一剪梅”为赵依依做手术,总算赶上了末班车。
经过初步筛选,最终有十名秀女入围。另外四名秀女是前内卫统领田云柔之女田晓娴、南乡大岗村绅士姚心源之女姚佳芝、海商蔡世龙之女蔡美珠、刑部右司员外郎张延寿之女张璧。许多高官显贵的千金,反而落选。这是女王为了朝堂的政治平衡,有意为之,防止外戚势力坐大。
选妃的流程,第一项是验身。秀女的验身与一般宫女、女兵不同,除了要检验女儿身是否完璧,还要看身材是否匀称,双乳是否发育,女阴外型是否完美,是否有隐疾和畸形等。十位秀女来到温泉浴场,沐浴之后,光着身子躺在凉席上,四肢舒展成一个大字,接受司徒瑶、姜映雪等有经验女官的检查。姜映雪用手指一寸一寸地抚过秀女们的肌肤,探摸那些敏感的部位,测试她们的反应。她用左手指尖夹住女孩的乳-头,右手掰开下身的两片花瓣。秀女们必须咬紧牙关,不哭不喊,神色如常,才算过关。接着宫女又给每个姑娘送上一只夜壶,让她们演示小解的姿势。秀女们当着女官的面,蹲下来用壶口对准下身,用很淑女的姿势排泄干净,一滴尿液也不能溅到外面。
田晓娴因为从小随田云柔习武,腿型不甚美观,第一轮就被挑了出来。她当即大哭起来,说自己完全是为了尽孝侍奉加入女军的父亲田云柔,才净身做了女孩子,避免父亲的难堪和不便,并没有嫁给太子的意愿。众女官慨叹一番,将她推荐给禁军都督高羽寒,从秀女名单上删除。蒋云裳和赵依依刚做了净身手术,蹲下撒尿还不习惯,姿势不够雅观。女官们看在她们父亲的面子上,叫其他秀女以后多多提点她俩,轻轻放过去了。
第二项是化妆比赛。九位秀女使用同样的脂粉、饰物和化妆工具,看谁能又快又好地化完妆。这在后宫生活中是非常实用的技能。妃子们每天早晚两次,要梳妆打扮齐整,向女王和太子问安,谁若迟到了,可要被责罚的。最后郭素妍夺魁,姚佳芝其次,崔小萱、袁莎、蒋云裳和赵依依四位官家小姐又超时了。女官们叹了口气,心中已经有了定数。
第三项是挑衣服。宫里的储衣库有许多漂亮精致的女子衣裙,五彩缤纷,样式繁多,女孩子难免会挑花了眼。九位秀女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挑选出最适合自己的穿搭,更衣完毕,然后由女王亲自评鉴她们的衣品。这一轮的赢家是蔡美珠,她母亲是青楼名妓出身,把穿衣打扮上的心得技巧都传授给了女儿。蔡美珠虽然容貌和身形并非出类拔萃,但她用恰当的衣着很好地掩饰了身上的缺点,一穿上那套碧绿色的轻纱衣裙,美轮美奂,摇曳多姿。
第四项考淑女步态和礼法。秀女们穿上非常难走路的花盆绣鞋,还要展示出“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的效果,向女王行礼请安。从御花园到女王寝宫坤宁宫,短短的一段路,有四位秀女崴了脚,其中蒋云裳当场摔倒,裙子也撕破了。只有张璧、周芙蓉和郭素妍圆满地通过了考验,礼节大方得体,滴水不漏。
最后一项考琴棋书画。姚佳芝琴艺最棒,张璧围棋连胜三局,周芙蓉字写的最好,张璧的泼墨山水画最大气。最可怜的是蒋云裳和赵依依,一无所长,只好在宣纸上乱涂乱画一气,惹得大家笑个不停。
综合评选结果,周芙蓉毫无悬念独占鳌头,郭素妍、蔡美珠、张璧、姚佳芝分列二到五名。后面蒋云裳、赵依依、袁莎、崔小萱四位就不排名次了,免得她们父母面子上难堪。女王经过反复权衡,最终下旨,册封周芙蓉为太子正妃,赵依依、崔小萱为良娣,郭素妍、张璧为良媛,袁莎为承徽,蔡美珠、姚佳芝为昭训,蒋云裳为奉仪。田晓娴为父尽孝,其情可嘉,着授禁军伍长,交由左营管带淳于簪英管教。
兵部尚书蒋正广费尽心机,不惜阉了本该传宗接代的大儿子,却得了这么一个结果,自然是不甘心。蒋云裳回到家里,被父母劈头盖脸大骂一顿,十分委屈。明明自己在国子监好好读着书,前不久还跟崔大志、赵凌云(赵小嘉之子)等学长逛青楼尝鲜,却突然被贪图富贵的父母强制阉割,赶鸭子上架似的,参与了这次选妃活动。一夜之间,自己的小鸟儿没了,被迫学习做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回忆起那一夜和群芳阁花魁红萼、芊芊双飞的情景,摸摸空无一物的下身,真有恍如隔世之感。蒋云裳难过得抱住枕头大哭,心中充满悔恨与绝望。
太子想为贴身侍女梦璃讨个名分,被女王拒绝了。不但如此,女王还下令东宫所有女官和侍女穿上天蚕内裤,防止太子冲动临幸。太子把梦璃抱进被窝里,深情地亲吻她的脸颊和秀颈,搂紧她的小身子。梦璃眼泪飞溅,洋溢着幸福的感觉,同时又充满了对太子殿下的愧疚。太子的下面暴涨起来,隔着天蚕内裤,与梦璃的娇嫩花园摩擦,却怎么也无法侵入。梦璃娇躯轻颤,细声喘息,哭着说不可以,女王陛下知道了会责罚奴婢的。沉浸在爱意中的太子冲昏了头脑,说那你用嘴吧。梦璃又摇了摇头,咬咬牙,一狠心推开了太子,掀开被子,披了上衣,逃难似的冲了出去。正好尚寝局司帐女官单玉华走了进来。她原先是街上卖壮-阳补药的小贩,精通房中术,后来被女王看中,净身入宫,专管女王男宠侍寝之事。一看到梦璃狼狈的样子,单玉华心中已明白了几分。
“太子爷,纵欲伤身。陛下千叮咛万嘱咐,叫太子殿下大婚之前,养精蓄锐,强身健体,一个女人都不能碰。新婚之夜,您和太子妃娘娘才能花好月圆,享尽欢乐。后面还有八位侧妃,一个个排队等您临幸呢。您就忍一忍吧,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梦璃,殿下今天那个了没有?”单玉华劝慰了太子几句,又扭过头来问梦璃。
梦璃头摇得像拨浪鼓:“没有,一丁点儿都没有泄。我都盯着呢,不让殿下做坏事。”
单玉华又检查了一下太子的被褥,确认没有异常的污迹,才放下心来。又叮嘱太子,这段时间不要接触春宫画、欢喜佛之类物品,为了分散精力,可以练练书法,打打拳,耍耍刀**腔。她又给太子开了一个补阳的方子,叫梦璃抓药熬制,按时给太子服用。经过梦璃的爱抚调教,太子的男性功能虽然有所恢复,可是比起一般的成年男子,究竟是差了些。如不保重身体,积蓄精力,将来面对九位青春美貌的妃嫔,恐怕无法招架。
太子要大婚,后宫人员也应有所扩充。女官和宫女从一二百人扩编到三百多人,主要招募一些大户人家的侍女。她们有的因为主家裁减开支,丢了饭碗;有的因为姿色尚可,会勾引男主人,被主母嫉妒,赶了出来。能够成为衣食无忧的宫女,她们一百个愿意。禁军也扩大到五百人以上的规模,编为前后左右四营,每营一百二十人,加上御前侍卫和都督府幕僚、亲兵等人员。禁军的新兵招募,从萧艳艳时代起,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兵营里的大老爷们,有几个心甘情愿阉了自己,易弁为钗,进到宫里保护女王?高羽寒又哄又骗,也没几个人上钩,整天为此事发愁。
眼看离太子大婚的日期越来越近,不能再耽搁下去,高羽寒又召集都督府幕僚及各营管带帮带等将领开会,商议对策。左营管带淳于簪英和右营管带沈月娥匆匆补了妆容,赶到都督府议事厅。以高羽寒为首,众禁军将领分列左右,皆是头戴双凤珠冠,高挑雉尾,粉面朱唇,秀眉星目,身穿一领绿绫花绣战袍,内衬桃红小袄,外罩百蝶湘裙,裙下露出一截素白丝袜玉腿,一对绣花战靴裹着小小金莲,腰悬宝剑,显得英姿飒爽,又不失女儿婉约。一想起大伙儿原本都是铁骨铮铮的须眉男儿,军中好汉,却为了保护圣驾,不侵犯宫娥彩女的贞节,被迫斩断男儿根性,变作艳装粉裹的纤纤女儿身,扭捏作态,淳于簪英和沈月娥心里就不是滋味。
会议开始,兵曹参军报告了新兵的征募情况。目前已有五十多人报名,其中三十多人已经净身,在妙香山养伤,其他人正在等待手术。还有一百五十多个空缺的名额,亟待填补。国家财力有限,不可能无限制提高禁军俸禄。要吸引男兵参加禁军,还要另辟蹊径。还有一个多月,太子大婚就要举行,典礼的安保和仪仗,都由禁军出人,毕竟外面的男军不能踏入宫门一步。如果人手不够,万一出现什么差池,后果不堪设想。虽然女王登基以来,已经剿灭了一些反叛势力,但难保有不逞之徒伺机作乱,威胁女王和太子的安全。
都督府长史罗大凤刚从步军都督府回来,说步军弟兄普遍不愿加入禁军,其他部队抵触情绪也很强烈。众将领回想起自己的经历,深有同感,一个劲儿地唉声叹气。
法曹参军孔尚霞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悄悄对高羽寒说,不如我们从各军借调一些官兵,只是男扮女装,并不净身,在大婚典礼上充作仪仗,一结束就归队,这样面子上也过得去。高羽寒一听倏然变色,痛斥道,亏你说得出口,让一群男人假扮女子,蒙蔽圣上,污秽了王宫禁地,万一有登徒子色胆包天,玷污了后宫女子的清白怎么办。要进宫就得净身,这是列祖列宗定下的法度,无可更改。
高羽寒的亲兵海棠鬼点子多,但碍于身份,不敢在众将领眼皮底下造次。眼看众人商议多时也出不来结果,高羽寒心情烦闷,退入后堂歇息。海棠搀扶高羽寒躺下,为她捶肩揉脚。一看高羽寒的长袜勾丝了,又连忙为她更换新丝袜。高羽寒卧在贵妃榻上,若有所思,一双眼睛呆呆地望着屏风上的孔雀出神。
海棠趁机进言道:“都督大人,小的倒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不知当说不当说。”
高羽寒眉头一皱:“哦,你有什么主意?”
海棠做过营妓,经验丰富,建议对全军官兵的个人情况进行大排查。有些年轻的士兵尚未娶妻,在兵营又受到长官和老兵的欺负,收入微薄的他们,只能在营妓身上发泄。调查一下,哪些人没有家室牵累,又喜欢逛窑子的。可以收买窑姐,趁颠鸾倒凤之时,在这些人身上偷偷抹滋阴平阳露,害得他们做不成男人,就只有加入禁军一途了。
高羽寒笑道,你这丫头,沦落风尘那么多年,变得手狠心黑了。这样的毒计,亏你想得出来。不过据本官所知,确实有许多小兵,饷银微薄,又无升迁之望,娶不起媳妇,是你们营妓的常客。如果能挖掘一批人才出来,倒也了结本官一桩心事。本官这就去姜大人那儿讨一点滋阴平阳露回来,你只需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千万不可走漏风声。高羽寒对海棠和芍药吩咐一番,然后回到前厅,宣布散会,本官自有主张,你们回去听消息吧。
海棠和芍药利用从前在百花苑的姐妹,悄悄给许多年轻爱玩的士兵下了药。没过多久,内侍省门前就排起了长队,一个个翘首期盼,要进净身房。他们失去了男人能力,娶不成媳妇,又被同袍耻笑,除了禁军,真的无处可去了。姜映雪手下负责净身的女医官忙得团团转,又从民间请来好几个净身师,才赶在太子大婚前,做完了一百多个报名者的净身手术。由于时间紧迫,举行典礼时,这些刚刚净身的人,就躺在营房里养伤,由宫女照顾。原有的禁军将士全员出动,勉强凑齐了仪仗队的阵容。
大婚典礼之盛大,自不必说。能够凤冠霞帔,从王宫正门而入,与太子殿下行夫妻合卺大礼的,只有太子妃周芙蓉一人。其他侧妃,举办个简单的册封仪式就完了。一连九天,太子按照顺序与九位妃嫔圆房。以后的顺序就不一样了,每月初一和十五,太子都要与太子妃履行夫妻义务。其他时间,位分越高的侧妃,侍寝的机会越多。而且太子妃没有单独的寝宫,太子不翻侧妃牌子的时候,都和太子妃住在一起。太子对周芙蓉这个太子妃还算满意,新婚生活比较和谐。不过他最宠爱的是良媛郭素妍,同时对宫女梦璃念念不忘。
最后一个与太子圆房的是奉仪蒋云裳。位分最低的蒋云裳,连单独的寝宫都没有,住在偏殿,只有两个宫女,一个嬷嬷伺候,月钱也最少。不过她并不在乎待遇,而是压根不愿意侍寝。那天晚上,盛妆打扮的蒋云裳羞答答地坐在桌旁,等待太子来掀盖头。
太子来了,掀了她的盖头,跟她喝了交杯酒,拉着她的手,到床边坐下,却迟迟没有宽衣解带。蒋云裳低着头,心中小鹿乱撞,不知太子到底是不喜欢自己,还是想来个突然袭击。终于她先忍不住了,轻启朱唇道,殿下,是时候了。
太子握住蒋云裳的双手,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温柔地说:“蒋公子,你受苦了。”
蒋云裳吃惊地地抬起头来,望着太子的脸庞,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太子继续说:“你知道吗,昨晚寡人就没碰赵良娣的身子。她太小了,才十岁。寡人要等她长成。”
“太子殿下,您真是——”蒋云裳没想到太子居然是如此温柔体贴的男人,感动得要哭了。
太子又道:“蒋兄,我知道入宫为妃并非你的本愿。本来好好当着太学生,将来考取功名,入朝为官,光宗耀祖,这才是正途。令尊也未免太操切了些。我也做过女孩子,后来才恢复男装的。蒋兄突然被逼做了女孩子,一定有许多不适应的地方。忍一忍,慢慢就好了。”
蒋云裳抹了一把泪,哽咽着说:“殿下,不管怎么说,贱妾已经是殿下的女人了。贱妾的身子,早晚要给殿下的。过去的事情不提了,贱妾今后一定好好收心,做个合格的奉仪,为殿下,为娘娘分忧。”
“别哭了,别哭了,再哭妆都花了。云裳,赶快卸了晚妆睡下吧。今晚寡人不会打扰你的。”
太子和蒋云裳背靠背睡下,一宿无话,到清晨终于迷迷糊糊睡着了。他们被宫娥喊醒的时候,女官司徒瑶和单玉华恰好走进来,检查床单上有没有落红。上一次,太子是用红色染料,替赵依依蒙混过去。如今床单上干干净净,气氛顿时尴尬了。
“司徒姑姑,单姑姑,求你们了,别告诉母后。蒋奉仪昨夜身体不适,无法侍寝,本太子心疼她,圆房之事就延期吧。”
司徒瑶脸色冰冷,似乎看穿了太子的心思,故意拖着嗓子命令宫女:“蒋奉仪玉体欠安,快传太医给她瞧瞧。”
早朝过后,女王留下兵部尚书蒋正广单独谈话。
“蒋爱卿,并非是朕不给你面子,实在是令爱几项考试表现欠佳,封得高一些,难以服众。这孩子还需要历练历练,等她适应了东宫的生活,有了进步,朕自会给她一个合适的位分。”女王安慰蒋正广说。
“陛下,小女能够选入掖庭,侍奉太子身侧,已是微臣的莫大荣幸。微臣安敢有非分之想?但求小女在宫中能平平安安,微臣和贱内就心满意足了。”
“蒋爱卿,为人父母的,谁不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你们肯把宝贝闺女送进宫中,一定是对她有所期待。朕答应爱卿,今后不会亏待这个孩子的。朕也是从秀女一步步走过来的,知道这条路并不好走。”
这时司徒瑶来了,对女王耳语了几句。女王得知太子并没有碰赵依依和蒋云裳的身子,心头一沉。她需要知道原因,万一是儿子冷落了她俩,对赵小嘉和蒋正广两位重臣不好交代。
女儿成为太子妃后,丞相周达向女王递交了辞呈,称微臣如今忝列外戚,不宜再居宰衡高位,请求让贤。女王几番挽留后,确认周达去意已决,顺水推舟,封他为太傅、开府仪同三司、特进、金紫光禄大夫、平章军国重事、英国公。又命中书左丞褚昌杰摄行丞相事,御史大夫侯冠中参知政事,步军都督袁宽同知枢密院事。周达退休后,携家带口搬离京城的府邸,到妙香山下结庐居住,归隐田园。在海源庵中修行的申太后,得知故交周达搬过来做了邻居,十分欣喜。周达也马上率领家眷,来海源庵上香,拜访申太后。故人重逢,少不得一阵寒暄,不必多提。
太子成婚了,新招的宫女和禁军陆续上岗,内廷变得热闹起来。碍于耳目众多,女王也渐渐减少了召幸男宠的次数。她发现自己对男人的兴趣越来越淡漠,更想留司徒瑶、单玉华等女官陪寝。单玉华做过男人,床笫经验丰富。只因当初为了推销自家药品,一不小心说漏了嘴,竟宣称赵小嘉和崔君立都找过自己看病。女王为了封住他的大嘴巴,骗他入宫,一刀骟了,留在身边陪侍。单玉华吃一堑长一智,学聪明了,尽管失去了男人的玩意儿,依然能用工具和药物满足女王的欲求。她用倒模技术,复制了每位男宠的阳物,每天戴不重样的,给予女王逼真的享受。
“主上,奴婢在宫外的时候,早就听说高将军风流倜傥人人爱。今日高将军就在陛下身边,何不找她玩一玩呢?”又一次把女王推上欢乐的巅峰后,单玉华摘下假**具歇歇气,凑在女王耳边呢喃道。
女王回想起昔日符庭芳侍寝的情景。刚刚断了男阳,变作女流的符庭芳,面对国色天香的大王宠妃崔文琪,即使戴上了角先生,也畏畏缩缩,不敢冒犯娘娘的玉体。崔文琪急了,一把揪住角先生,往自己的**穴里送,一下子把角先生扯掉了,令符庭芳露出了术后的平坦下身。符庭芳顿时失魂落魄,胆气全无,羞得满面绯红,抓耳挠腮,汗流浃背,不知所措。崔文琪又让符庭芳用手指和舌头服侍自己。符庭芳弄了半天,不得要领。两女都情欲高涨,无处发泄,只好紧紧搂抱在一起,汗水润湿的肌肤互相摩擦,咬耳朵,吻嘴唇,挤奶子,掐屁股。越折腾,她们越空虚饥渴。无奈之下,崔文琪只好采取主动,自己戴上角先生,突破了符庭芳的禁地。符庭芳作为女人的第一次就这样被崔文琪占有了。后来符庭芳跟了姚金彪,姚金彪的真**巴,可把符庭芳伺候爽了。难怪符庭芳爱上了姚金彪,还把前妻和家产一并奉上。
高羽寒会不会和符庭芳一样不解风情呢?女王随口问:“高将军可有过男人?”
单玉华答道:“据奴婢所知,高将军自从净身入宫以来,一直守身如玉,应该还是完璧处子。高将军在私邸也有一群丫鬟仆妇侍候着,不许男人靠近。”
女王叹道:“也难为她了,一个人苦熬到现在。”
单玉华趁机进言:“陛下若对高将军有意,不如今夜就——”
高羽寒正在秉烛夜读,圣人经典之中,却偷偷夹着一页描述男女私会的香词淫曲。一个个香艳的字眼映入眼帘,惹得她心脏砰砰乱跳,升腾起来的情欲令她口干舌燥,不听话的下身渗出一丝丝粘液来。高羽寒咽了口水,双手放在战裙上,双腿自觉并拢,以克制内心的悸动。多少年了,自从和黄莺妈妈春宵一度,自己就彻底斩断情丝,发誓与男女之事绝缘。因此高羽寒净身做了女人,这些年来一直禁欲清守。
“万恶淫为首,万恶淫为首——”高羽寒心中不住地默念着,管不住的双手却翻开下一页,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更加大胆直接的香艳描写。高羽寒长吁了一口气,身体向后仰,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男女合欢的画面。不行啊,我现在是女人了,是禁军的统帅,要为五百姐妹做榜样的。假如我一个禁军都督带头失节乱性,姐妹们会怎么看我,军纪还怎么维持?
“都督,单司帐求见。”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是亲兵芍药。
高羽寒赶紧合上书本,整理一下仪容,起立迎接。只见单玉华一身女官装束,袅袅婷婷走了过来,满面春风。
“司帐大人,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高将军,女王陛下有点寂寞,想找将军聊聊。请随我去温泉吧。”
高羽寒不知单玉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满腹狐疑,紧跟着她,来到温泉浴场。进了浴场,自然是要脱衣的。高羽寒和单玉华一起褪去衣裙,洗尽铅华,手挽手走到浴池边上,发现女王赤着玉体,在池水中和几个贴身宫女追逐嬉戏。
高羽寒看了,不由得有些尴尬。女王招手让高羽寒和单玉华一齐下水。尽管在女王面前袒露身体,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高羽寒还是十分羞怯,不敢游到女王身边。
女王主动游了过来,大胆地对高羽寒的身体上下其手,一会儿摸摸腰胁,数数她有几根肋骨,一会儿又掐一掐她的大腿,测试肌肉的弹性。高羽寒受到刺激,羞惭难当,又不敢反抗,只好听任女王的玩弄。
在水里玩,到底不尽兴。她们又上了岸,擦净了身子。受阉多年的高羽寒,对女人的身子已经没了特别的感觉。突然发现女王含情脉脉地盯着自己,一阵不自在,打了个哆嗦。
“高将军,你可知道当年申王后和萧将军的风流轶事?”女王轻轻搂住高羽寒的腰,樱唇轻启,吐气如兰。
“萧将军是女子,怎么会跟申太后——”高羽寒依旧装傻充愣。
“别忘了,萧将军从前可是顶天立地的伟丈夫。哪怕变成了女儿身,不但淑妃姐姐喜欢,王后姐姐也爱她如宝。后妃和女将军对食,先王是准许的。”女王进一步紧贴住高羽寒的玉肌雪肤,娇滴滴、甜腻腻地小声说道。
“陛下,您别这样——”高羽寒突然感到女王冰凉的玉手盖住了自己平坦无碍的阴部,身子一阵抽搐。
女王抓住高羽寒的手腕,让她也摸一摸自己的那里:“别怕,咱们是姐妹,那个地方都一样。”
高羽寒禁不住双腿夹紧,踮起脚尖,紧闭双眼,本能地抗拒女王的侵犯。
女王顺势推倒了高羽寒,令她躺在冰凉潮湿的地板上。女王像一个男人那样,骑跨在高羽寒身上,对高羽寒的额头、眼睛、鼻尖、嘴唇、下巴、喉咙、胸口送出一个个热情的香吻。
“陛下——”意乱情迷的高羽寒,渐渐放弃了抵抗,被女王压在身下。嗅到女王身上诱人的女儿体香,长期被理智压抑的本能冲动,终于穿破阻碍,喷薄而出。
“真可怜,高将军还是一个黄花处子,没有体会过一根**巴往里戳的女儿乐趣呢!”女王的言语和动作愈发大胆,十根灵巧的手指在高羽寒的身上一通乱摸,惹得她浑身麻痒,娇喘连连。
高羽寒终于忍不住了,猛然抱住女王的身子,一个打滚,反过来将女王压在身下。面对女王成熟娇媚的**体,埋藏心底的男人欲望如洪流溃坝,一泻千里。本以为那日黄莺妈妈割断了那根肉条,从此情欲之类污秽念头彻底告别了自己。然而今日高羽寒倏然发现,失去男根,并不等于消除了爱欲产生的根源,而只是堵塞了爱欲排泄的出口。现在高羽寒明明骑在女王玉软花柔的身躯上,明明对方有着玉面绛唇、杏眼桃腮、丰盈双峰、娇嫩溪谷、光滑纤腿,明明对方已经意乱情迷,舒展开四肢,任君采撷,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胸前沉甸甸的肉**上下摇晃,空荡荡的胯下有一阵凉风拂过,两片花瓣溢出汁水,一张一合,男性的怒吼从喉咙中传出,霎时变成了尖细高亢的女声,几乎震破耳膜。一切迹象都提醒着高羽寒,自己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人了,而且是一个不知羞耻、淫荡成性的欲女、浪女。假如哪个男人看到现在的自己,一定会像饿狼扑羊一样迅速征服自己,夺去自己的贞操!内心与外表的巨大反差,令高羽寒饱受折磨,甚至悔不当初。要是没有切掉**巴就好了,或许我可以用这根**巴满足女王的需求,像那些男宠一样。就算是给先王戴绿帽子的滔天大罪,我也认了,可惜我连犯罪的功能都没有了······
“高将军,高将军,快戴上这个。”善解人意的单玉华,不失时机地递过来一根角先生。
高羽寒接过这根角先生,像抓到救命稻草似的,爱不释手。尽管她还没学会如何佩戴,手指揉搓转动这根棒子,却感受到了熟悉的纹路,熟悉的触感。她不知道,这根角先生正是按照自己浸泡在酒里的那截男根,一比一精确复原的。与男根不同的是,这是一只没有生命的死物,不能给自己带来任何的兴奋。
“将军,快来啊,快来干我呀。朕,奴家快憋不住了。”女王滑溜溜的身子,在高羽寒身下滚来滚去,口中发出羞人的浪娇声。
高羽寒站直了身子,张开双臂,任由单玉华为自己佩戴好了角先生。单玉华拉紧了绳子,令角先生的圆形底座紧密贴合高羽寒娇嫩敏感的女阴。然后高羽寒跪了下来,将女王的两条大腿扛在肩上,回忆起昔日的姿势,大吼一声,挺**腔突入,直刺花心。女王发出幸福的尖叫声,配合着高羽寒的动作,沉浸在一浪高过一浪的高-潮中。这边高羽寒虽然感受不到被湿润多褶的肉壁包裹挤压的快感,但自己的柔软玉蛤也受到圆形底座上一圈圈纹路的刺激,麻痒异常,如同万蚁噬心,淫-水四溢,甚至磨破了白嫩的雪肤,在外阴留下一道道淡红的血痕。
“将军,再加把劲,用力,快一点。陛下快要丢身啦······”单玉华在一旁为高羽寒鼓舞打气,同时自己也产生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欲望。她悄悄地用左手攥住丰满的奶子,右手伸到胯下,十根削葱玉指拨开了潮湿的花瓣,让蜜洞中的粘液不受阻碍地流淌出来。作为女官,她也没碰过男人,只是跟女王做过假凤虚凰之事。现在单玉华越来越强烈地觉得,是该找个男宠了,就怕女王陛下不同意······
“啊,啊,啊,出来啦!”女王发出了最后一声呻吟,当着众宫女的面丢了身子,升入了极乐的云端。宫女们还是未经人事的小丫头,看到这一幅幅香艳淫靡的画面,大饱眼福,早已按捺不住。她们又怕被发现,于是羞答答地背过身去,双腿夹紧,小手掌按住平滑的下身,闭上眼睛,贝齿轻咬樱唇,让内心的狂涛巨浪渐渐平息。原来做女人可以这么舒服,挨那一刀也算值了!小宫女们这样想。
高羽寒也浑身瘫软,跌坐在地上,不住地喘气。单玉华看她的神态,知道她还没有满足。于是悄悄用手指拨弄高羽寒的花瓣,把洞里的粘液抠挖出来。高羽寒受不住刺激,一会儿也丢了身子。幸亏单玉华没有用力过猛,她的元红依然保持完整。
一看女王和高羽寒都累得瘫倒在地,再也起不来,单玉华连忙命令几个宫女把她们抬下去休息。宫女们给女王和高羽寒穿上贴身内衣,又罩上衫裙,然后把她们抬上御辇,送回坤宁宫。早晨高羽寒起来,发现自己睡在女王的寝宫里,甚至早朝也因为自己取消了。“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故事,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女王看自己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柔情蜜意,仿佛如胶似漆的爱侣一样。高羽寒不知是福是祸,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从前那种独居守贞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蒋蓉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124 积分:108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6/6 0:09:2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4 11:13:07

谢谢分享

支持(1中立(0反对(1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tydjy57
  3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海棠春晓 帖子:735 积分:382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6/11/29 21:13:5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16 9:49:59

呵呵,非常感谢,很好很强大







黄金百香果 黄金百香果苗 黄金百香果苗价格 百香果苗价格 黄金果苗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素馨
  4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391 积分:2685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1/5/20 12:42:18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6/27 15:46:17

功夫都非常强大。

支持(2中立(2反对(4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