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原创]宜南国记之谷氏姐妹


  共有674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宜南国记之谷氏姐妹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306 积分:3301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原创]宜南国记之谷氏姐妹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24 21:21:44

谷树勋是宜南国的名将,从军数十年,战功赫赫,官至伏波将军、水军都统制。妻子徐氏早逝,有二子祥瑞、祥林,都在水军服役。谷树勋是个清心寡欲之人,也不续弦,鳏居终身。

长子谷祥瑞,十七岁与自幼定亲的名门闺秀甄玉娆成婚,生一子谷恒。弱冠之年,即任水军百户之职。次子谷祥林比兄长小五岁,十五岁从讲武堂毕业,加入水军,从一介水手做起。天龙号船长邵灵芝见他是将门虎子,又聪明伶俐,提拔其为亲兵。谁知转年国王下旨,征调天龙号为王室座舰。天龙号全体船员,编入内卫女军,如不愿阉割净身,可向兵部申请调走。邵灵芝为了给船员们做榜样,二话没说,到宫廷尚医局做了净身手术。手下的船员们也纷纷追随长官,甘愿舍弃七尺男儿躯,屈身做个巾帼女流。谷祥林是个尚未成家的少年,负担轻,也没主见。邵灵芝一上门动员,谷树勋就替儿子答应了,说有个闺女也好。

邵灵芝变身之后,红妆素裹,黛眉杏眼,粉面朱唇,分外妖娆,脸上厚厚的脂粉掩盖了本来面目,裹在铠甲里的精致丝绸袄裙,透出几分女儿家的娇俏活泼。谷祥林见了,又羡慕,又不安,不知道自己若是变了这副模样,父亲和哥哥会怎么看。

邵灵芝见谷祥林有所犹豫,便握住他的手,亲切地鼓励说:“放心,没什么大不了的事。疼也就疼那么一会儿,变成个漂漂亮亮大姑娘,你就舒服了。怎么?还想着男孩子的事?如有心愿未了,不如先去青楼解解闷,再做手术不迟,缠头费用到时可以报销的。”

谷祥林赶紧抽回了手,后退了两三步,颤声道:“男女授受不亲,请邵百户留意。”

“哎,马上要做姑娘家了,还讲究什么男女大防?等你净完身,大家就是姐妹了。走,跟我去尚医局报到。”

谷树勋含泪送走了即将成为女儿的二儿子,马上吩咐管家,选取三个清秀机灵的小厮,请净身师把他们弄成丫鬟,预备贴身伺候小姐。中选的小厮们,鬼哭狼嚎,被几个彪形大汉拖出去了。谷树勋又命管家在后院砌墙,将原先二公子的住处,改造成小姐的深闺,与外界隔绝。甄玉娆在屋里做针线活,听见外面叮叮当当乱响,不知出了什么事。问明了缘由,甄玉娆不禁叹息,小叔子转眼变成小姑子,跟自己做伴儿了。

谷祥林并不好色,也没去青楼,直接躺到净身床上,让尚医局女官开刀。女官可怜他还是童男之身,特意用纤纤玉手帮助他自渎。没想到谷祥林受此刺激,身体竟抽搐起来,手脚乱舞。邵灵芝不得不和三个女兵一起,死死摁住谷祥林的四肢,才使得净身手术顺利完成。亲眼看到陪伴了十六年的男子性器脱离了身体,谷祥林脑中空白,几乎窒息,随即一股钻心剧痛令其丧失了意识。女官赶忙用曼陀罗花将其熏晕,包扎好伤口,叫女兵们抬下去。

恢复期间,指导谷香玲的女伴并非宫女,而是邵灵芝和杏儿。谷香玲第一次穿上女儿家的大红肚兜,第一次拿黛笔描眉,搽红粉,涂胭脂,第一次穿耳洞戴耳环,乃至第一次坐在净桶上小解,都是在杏儿的陪伴和引导下完成的。

“夫人,您和百户多年伉俪情深,人人称羡,如今做不成夫妻了,难道没有遗憾吗?”趁着杏儿为自己搓澡的机会,谷香玲终于鼓起勇气提问。

杏儿强颜欢笑,缓缓道:“没什么,我也是从男孩子过来。夫君变成了姐姐,只会更贴心,更亲近了。我们俩连妆奁和衣服都是共用的,好得似蜜里调油一般,比起夫妻之间的恩爱,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你以后也会明白的。”

谷香玲以小姐身份回归谷府,与父亲、哥嫂相见,握手涕零,唏嘘不已。她发现自己的住处已经布置一新,俨然是千金小姐的粉红香闺,高高的围墙令其与外界隔绝开来。她坐到绣床上,帷帐缀有七彩璎珞,馨香扑鼻。这时三个陌生的小丫鬟忽然跪倒在她脚前,同时外面一声沉闷的木头碰撞声,小院的门从外面闩上了。

谷香玲心中一凛,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我一进来,门就要闩上?”

领头的丫鬟带着哭腔回答:“小姐,您不认识我们啦?我们是前院的家丁小五、小七和小九,奉老爷之命,阉了下面,给您做贴身丫鬟来了。现今我叫金蟾,她叫银婵,她叫玉蝉。至于院门,老爷说了,小姐既然待字闺中,内院的规矩就要立起来,不能像以前那样随便。今后小姐您和少奶奶一样,回到家中就得恪守闺训,总以贞静娴淑为主。除非有要事,禀明老爷过后,方可出门。平时一切外姓男子,不得擅闯内院打扰女眷,不然一律扭解报官。”

谷香玲听了,大吃一惊,俯身仔细一瞧,果然这些丫鬟都不是外人,只是自己离家数月,物是人非了。丫鬟们又主动掀起裙子,让小姐摸摸自己的裤裆,确实下面和小姐一样骟过了,平平的,为了保护小姐的贞洁。谷香玲感动得热泪盈眶,抱住丫鬟们的头,大哭一场。

除了贴身丫鬟轮流服侍小姐梳妆打扮、洗浴便溺之外,父亲又陆陆续续给谷香玲请了几位厨娘、绣娘等仆妇,负责烹饪女红等杂事。内院事务井井有条,打消了谷香玲的后顾之忧。自从做了姑娘,谷香玲和哥哥谷祥瑞甚少来往,倒是与嫂嫂甄玉娆经常来往。甄玉娆以过来人的身份,一点一滴教她如何成为合格的闺阁千金。谷香玲起初还囧红了脸,渐渐也认命了,安心做个裙钗女流,须臾离不开胭脂水粉的香气了。

在天龙号上服役,谷香玲最害羞的事情,莫过于下到底舱后,不得不脱去衣裙,拔下簪钗,和大伙儿一样只用几片贝壳遮羞,挥汗如雨地蹬动桨轮。从前的大老爷们儿都已经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女儿身,一样甩着洁白肥腻的大奶子,用尖细柔和的女声咿咿呀呀喊着号子,脸上沁出的汗水迅速浸湿厚厚的红粉,吧嗒吧嗒滴落在地板上。反正都割了鸡巴,不是男人了,彼此间也没什么顾忌的,一边干活儿,一边说说笑笑,还掏出方巾帮同伴擦汗。谷香玲在这群身强力壮的女兵当中,是身材最娇小的一个,一听见姐姐们讲起那些不堪入耳的荤段子,就羞得脸颊发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由于在国王和娘娘们身边当差,近水楼台先得月,谷香玲很快晋升为天龙号大副,邵灵芝不在时就实际掌舵,官阶为从六品副千户,一举超过了哥哥。谷祥瑞正愁多年不能升官,一见妹妹官运亨通,顿生艳羡之心。不过让他切掉男根去做女军,他又舍不得家中娇妻。内心正在纠结,忽然萧艳艳捎来口信,说大王有意将官营船厂由工部移交内卫女军,急需懂造船的人才主持。谷祥瑞思来想去,觉得机不可失,只要能够施展抱负,抛妻弃子又算得了什么。父亲谷树勋已经抱上孙子,也不阻拦谷祥瑞参加女军了。最可怜的是妻子甄玉娆,正值青春韶华,却忍痛与丈夫签下和离书,眼睁睁看着丈夫净身入宫,自己带着儿子回娘家守活寡。沉迷于功名利禄的谷祥瑞,尽管从内心舍不得花容月貌的娇妻,可一咬牙一狠心,还是躺到了净身床上。他对阉割时的疼痛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没想到真正锥心刺骨的还不是肉体的痛觉,而是永远失去男人尊严和快乐的失落感和屈辱感。

从妙香洞里出来,她双手颤抖着系上丝滑艳丽的大红肚兜,遮住玲珑浮凸的白嫩酥胸和平滑小腹,手指忍不住去抚摸和挑弄那块曾经挺立着雄性昂扬,如今却深陷下去成了一道粉嫩肉缝的私密地带,喉咙里传出低沉而娇柔的女儿家呻吟。此时此刻的谷香蕊深深明白,不管怎样都回不去了,我已是个纤纤美娇娘,和玉娆、香玲没什么区别了。

“姐姐,让丫鬟们帮你吧!”谷香玲领着几个丫鬟,出现在她的闺房。一个丫鬟捧着首饰盒,一个端着妆奁,一个带来贴身女衣,一个提着绣花弓鞋,还有两个抱着净桶。

“香玲,这是什么排场?”谷香蕊见到妹妹,害羞地夹住双腿,挺直上身坐在床边。

“除了我的金蟾银婵玉蝉,爹爹又给你安排了三个新丫鬟,也是才阉的。你是主子,给她们起名字吧!”

“奴婢拜见大小姐!”三个小丫头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似乎还没适应婢女的新身份,半跪在谷香蕊跟前行礼。

“那,就叫金莲银练玉帘吧,刚好配成对儿。”谷香蕊思索一会儿,脱口而出。

金莲和银练把净桶放在床前,请小姐坐上去。谷香蕊一看,这不是妻子甄玉娆用过的么?现今轮到自个儿坐在上面撒尿,实在是有点儿不好意思。

<!--[if gte mso 9]>1111<![endif]--><!--[if gte mso 9]><![endif]--><!--[if gte mso 9]>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02DocumentNotSpecified7.8 磅Normal0<![endif]--><!--[if gte mso 9]> <![endif]-->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7/24 21:24:51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306 积分:3301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24 21:25:01

 

“姐姐,有什么害臊的?既然做了女孩子,以后咱们不能站着尿了,就得学会用这个玩意儿。这只净桶是嫂嫂特意留下来的,说是让姐姐睹物思人。”谷香玲扶着谷香蕊坐到净桶上。

面对这么多粉妆玉琢的女孩子,头一次以妇人之身完成排尿,谷香蕊不禁羞红了耳根。谁知越紧张越尿不出来,即使分开双腿,让下身放松,尿液汇集到关口,怎么也挤不出来。眼看小姐遇到尴尬,金莲和银练连忙跪倒在地,掀开谷香蕊肚兜的一角,用白白嫩嫩的小手指轻轻掰开层层叠叠的花瓣,嘴巴对着阴门吹气。谷香蕊本能地想要并住双腿,却被谷香玲和玉帘死死按住膝盖,动弹不得。在这种空前的屈辱中,谷香蕊羞得无地自容,脸颊发烫。自己的囧相要是让甄玉娆看见了,还不笑话死啊?就在谷香蕊陷入无限煎熬之中的时刻,金莲忽然拿出一只小巧的心形香囊,轻轻地拍打在她的耻丘上。一股浓郁的药香瞬时冲入谷香蕊的**。她哎呀一声,再也憋不住了,黄黄的尿水如洪水溃坝一般,奔涌而出,水花四溅。她顿时感到下身的压力减轻了许多,整个人也神清气爽。银练又耐心地用绵纸擦拭干净小姐的下身,扑上一层香粉。

谷香蕊被丫鬟们搀扶着站起身来,穿好了薄纱亵裤和白丝长袜,坐到铜镜前,由谷香玲为她梳妆。眼看着一张依稀带有男性阳刚轮廓的脸,经过妹妹的一双妙手,一点点地变成了黛眉杏眼、樱唇桃腮的美艳妖娆脸庞,配上簪钗、耳环、项链、手镯等饰品和华丽丽的绣襦罗裙,谷香蕊自己也醉了,沉迷于绝世美貌之中。怪不得妻子和妹妹每日精心妆扮得漂漂亮亮的,看来不仅是让男人养眼,对自己也是一种享受啊。

穿上紧窄的绣花弓鞋,谷香蕊在丫鬟们的搀扶下,在院子里转来转去,努力学习女子袅袅婷婷轻移莲步的优美姿态。由于两腿并紧了走路,罗裙里响起白纱丝袜的细碎摩擦声,与首饰摇曳的叮当碰撞声交织在一起,格外清脆动听。谷香蕊闭上眼睛,陶醉在听觉和触觉的双重享受中,突然想起一事,问身边的丫鬟:“你们当真是刚刚净了身?一点儿也不像男孩子。”

金莲代表小伙伴们,奶声奶气地答道:“回禀小姐,奴婢们确实是做了女孩子没多久。老爷买我们的时候,我们仨还是男孩子。小姐一入宫,老爷就请了徐姑姑,给我们净身。以后二小姐又教我们怎么当丫头服侍人。今后我们就是小姐的贴心人,生是小姐的人,死是小姐的鬼,永远追随小姐,不离不弃。”

谷香蕊含泪抚摸丫鬟们的丸子头,颤声道:“好孩子,你们为我受苦了。以后本姑娘不会亏待你们的。”

谷香蕊如愿当上了船厂监造官,晋升正千户。船厂的工匠都是大老爷们儿,经常光着膀子汗流浃背地做木工活。她一介粉黛女流,置身其中,难免有些尴尬,不明白自己净身的意义何在。直到国王的宠臣内枢密使董薇前来视察,向她道出了国王的心思:国王在位久了,日益宠信内廷女官,认为外朝官员有妻有子,各怀私心,不能尽忠王室,只有女官、女将割了那话儿,无妻儿之累,才会死心塌地忠于国王,俯首帖耳,百依百顺。所以国王要效仿大明皇帝重用宦官,在重要职位上安插亲信女官,以为耳目。谷香蕊听了,如梦初醒,大呼上当,却悔之已晚。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交出了男人最宝贵之物的谷香蕊,已经实打实地成为大王的心腹内臣了。

苏惹入侵,谷氏一门毁家纾难。谷树勋宝刀未老,领兵把守南城门,击退了四国联军的轮番攻城,杀敌无数。后来苏惹军进城,谷树勋率领残兵藏匿乡间,伺机歼灭苏惹军的散兵游勇,神出鬼没,飘忽不定,令苏惹将领颇为头疼。谷氏姐妹保护王室后妃突围到妙香山上,日夜守卫王室的营帐,吃糠咽菜,枕戈待旦。山上条件艰苦,女子便溺也没什么净桶夜壶可用,只能蹲在树-丛里解决。某日谷香蕊内急,找了一片僻静树-荫,刚刚挽起战裙蹲下来,却见树-丛中有人影晃动。她慌忙站起身,大声喝问是谁,那人却如饿狼一般扑了上来。原来此人是乔装改扮混入山中的苏惹探子,垂涎谷香蕊的美色,欲行不轨。谷香蕊差点被他玷污了,羞愤难当,一刀戳中淫贼肚脐,将其手刃当场。谷香蕊又恨又怕,恐贼人未死,割了他的人头,拿去大营报功。从此谷香蕊解个小便也小心翼翼,找到一个无人的**,再三探查四周,确保绝对安全,才敢蹲下来。

光复以后,女王论功行赏,本欲大力提拔谷氏姐妹。但谷树勋替她们谦让了,说小丫头功劳尚浅,需要历练。于是女王赏了一些财物,又拨款重修了谷府,以示朝廷爱惜元老旧臣之意。日后谷树勋受人蛊惑,卷入谋反事件,女王也念在谷氏一门往昔战功的份上,饶过了这位老将军。谷树勋羞愧难当,郁郁而逝。谷氏姐妹也没受到牵连,继续在禁军担任要职。

谷氏姐妹的六个丫鬟,战时被苏惹兵抓住肆意糟蹋,过了一段含垢忍辱生不如死的苦日子。等到两位小姐回来了,丫鬟们本欲以死明志,却被谷香蕊救下。谷香蕊说,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才叫你们吃了这么多苦头。你们要是怕失身以后嫁不出去,就一直留在谷府吧,我和妹妹养你们一辈子。本来你们也是为了我俩,才阉掉下面做了女孩子的。丫鬟们感动不已,跪着发誓永远忠于二位小姐。

三年守孝期满,谷香蕊就忍不住和前妻甄玉娆摆了酒席,结为对食。这次甄玉娆坚持要当一回新郎官,让谷香蕊扮演新娘子,就像女官迎儿“迎娶”萧艳艳一样。谷香蕊被逼的没法,只好凤冠霞帔上了花轿,做了一回新娘子。入了洞房,甄玉娆和谷香蕊宽衣解带之后,也没法像过去那样行夫妻敦伦之事,只能头冲脚、脚冲头地相对而卧,抱紧对方的大腿,用灵巧的丁香小舌舔舐对方的娇嫩花门,聊解相思之苦。纵使用了双头龙,甄玉娆也觉得不过瘾,催促谷香蕊赶紧找个男人嫁了,我当个陪嫁丫头也心甘。谷香蕊一听就满面羞红,可是仔细想想,自己已经给不了玉娆幸福了,不如二女同嫁一夫,仍可朝夕相处,共享男女交媾之乐。

到了最后,刚把妹妹谷香玲嫁出去,谷香蕊自己也带着甄玉娆,向姚金彪托付了终身。符冲、谷恒两个孩子相继净身,符冲又把出宫的曹宁玉带回姚家,姚府除了三位夫人,一下子多出了三位千金小姐。最后姚金彪一拍大腿,干脆肥水不流外人田,让儿子姚清智把三位异姓姐妹全收了,符冲为妻,谷恒和曹宁玉为妾。符冲和谷恒的孩子不改姓,作为姚清智的义子。这样一来,符家和谷家实际上慢慢融入姚家,姚清智一下子继承了三家的产业,坐拥一妻两妾,尽享齐人之福。谷香蕊虽然不愿意谷家的基业就这样拱手让人,但妇人出嫁从夫,面对丈夫的决定,她也无力反抗。一步错步步错,要怪只能怪自己当初权欲熏心,走上了这条不归路。男人的鸡巴是如此的珍贵,不仅是情欲之根,更是权力的象征。没了它,谷香蕊不得不终生雌伏在姚金彪之下,做一个温良淑德的贤妻。哎,说什么都迟了!

谷香玲和邵灵芝嫁的丈夫袁宽,却不似姚金彪这般强势,而是与二位夫人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袁宽不爱渔色,对邵灵芝和谷香玲尽量一碗水端平,雨露均沾,既不出去嫖妓,也不像有的丈夫那样,打丫鬟的主意。日后他们有了三个孩子,一个继承袁家,一个继承邵家,一个继承谷家,毫无偏私。谷香蕊看妹妹得到了幸福,内心羡慕,同时也可以告慰九泉之下的父母了。自己只有老老实实做好姚府的正妻,保住谷家的血脉,才能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支持(3中立(0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艳雪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364 积分:2136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5/21 20:25:4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25 15:11:17

公主姐姐辛苦了

支持(0中立(1反对(0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iulvd39
  4楼 个性首页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海棠春晓 帖子:732 积分:373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7/2/22 11:01:36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22 11:04:22

顶你一下,好贴要顶!







批发百香果 网狼农特 百香果 百香果种植 百香果

支持(0中立(2反对(0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