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变装——笑百合之家文字版块易装文学 → [原创]宜南国记之姚金彪传


  共有3829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原创]宜南国记之姚金彪传

美女呀,在线,快来找我吧!
洛阳公主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等级:桃花醉梦 帖子:212 积分:2640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3/8/11 16:58:54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15 13:18:49

苏惹入侵,符庭芳在出击前夜,与情郎姚金彪最后一次温存。姚金彪明白这是诀别,遂使尽浑身解数,给了她最美好的体验。云雨过后,符庭芳在姚金彪的见证下,戴上了贞操锁。姚金彪点起花烛,看着符庭芳对镜梳妆,慢慢镜子里映出一张浓妆艳抹的红粉俏脸,最后一丝男人的痕迹也不见了。姚金彪帮她套上丝袜和战靴,柔声道:“娘子,你是最美的,一准儿把苏惹国主迷得神魂颠倒,束手来降。”

符庭芳握住姚金彪的手,含泪说道:“郎君,今生咱俩是有缘无分了。来时我一定嫁你为妻。我死之后,冰雁和冲儿就拜托你照顾了。”

战后姚金彪顺利升为神机营管带,兼并了符家的产业。吴冰雁扮演着主妇的角色,尽心抚养姚金彪的儿子姚清智和亲儿子符冲。姚金彪却始终不肯给她一个正式名分。吴冰雁明白,他是待价而沽,想攀高枝。

果然谷香蕊和甄玉娆带着丰厚的嫁妆,嫁进来了。姚金彪大摇大摆地携家带口搬进谷府,尽享齐人之福。谷香蕊是正室,甄玉娆和吴冰雁只好屈身做小。

洞房花烛夜,谷香蕊和甄玉娆一起戴着盖头,坐在凳子上,百感交集。

甄玉娆揶揄道:“香蕊,我的好相公,你怎么和我一块儿嫁了出去,做了别人的女人?”

谷香蕊玉面羞红,双腿不自觉地并紧,好一会儿才低声道:“嫁给姚金彪,本非心甘情愿。”

甄玉娆笑道:“那你难道陪着我守一辈子寡?咱们宜南国的女人,没了男人滋润,独守空房久了,便会多病夭寿。姚将军是个伟丈夫,符庭芳那样的都喜欢他,咱们嫁他也不吃亏。”

谷香蕊颤声道:“玉娆,你,你变了。”

甄玉娆笑得花枝乱颤,道:“相公,都怪你不听我劝,非要净身入宫,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好好的大鸡巴,你给剁掉了,害得我守了五年寡,为了你也不敢再找男人。今晚你我都得把身子给了姚将军,谁也别想逃!”

谷香蕊惭愧无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时新郎官姚金彪进来了。面对两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而且从前是夫妻关系,醉醺醺的姚金彪怎么把持得住?他同时掀开了两女的盖头,一手搂一个,强灌她们喝交杯酒。这酒乃是泡了谷香蕊、甄玉娆人鞭的雄黄药酒,催情助兴功能强大。谷香蕊喝了,不多时情迷意乱,欲壑难填。姚金彪将谷香蕊拦腰抱起,向雕花大床走去。甄玉娆偷笑着往床单上铺了一块白绢。谷香蕊知道自己快要献出贞操了,希望甄玉娆回避。甄玉娆却赖着不走,笑吟吟背着手站在床边。

姚金彪把谷香蕊稳稳放在床上,大吼一声,也不脱她的衣服,直接松开裤带,掏出那根暴涨到一尺有余的大宝贝,撩起她的裙子,用沾着粘液的灵巧龟头,隔着丝袜和亵裤,摩擦她的敏感阴户和大腿内侧的柔嫩肌肤。谷香蕊只感到男人热乎乎的大嘴巴吻上自己的香唇,一双饱满的乳球被男人的厚实胸膛压扁,一条灵敏的小蛇不停袭击裙底的隐私部位。尤其是当蛇脑袋隔着薄纱亵裤,肆意挑逗痒痒的花瓣的时候,谷香蕊感到一股窒息版的压抑感,真想大开门户,把小蛇迎进来。

甄玉娆站在一边,笑得腰都弯了。正当她以为姚金彪会排除一切阻碍,摘取谷香蕊元红的时候,忽然姚金彪放下了谷香蕊,转过身来,一把搂紧甄玉娆的小蛮腰,疯狂热吻她的琼鼻、樱唇和玉颈。

“玉娆,你也是我的妻子,我的大美人。现在我就当着你前夫的面,让她看看我是怎么疼你的。”姚金彪把甄玉娆也摁倒在床上,紧挨着谷香蕊。刚刚被姚金彪撩拨起少女心,情欲无处排泄的谷香蕊,只好眼睁睁看着他先上了自己的前妻,掀起裙子,扒开亵裤,金枪突破花门,将她干得娇喘连连,高潮迭起。心酸、怜惜、悔恨、嫉妒、淫欲泛滥······谷香蕊一时间万般思绪在心头,哭湿了红粉,咬破了绛唇。

跟甄玉娆大战几十个回合后,姚金彪心满意足地在她体内泄完阳精,休整片刻,提枪再战。经历了符庭芳的实例,姚金彪知道破处与普通行房不同,要给毫无床笫经验的正妻谷香蕊一次刻骨铭心的体验,让她全身心地臣服于自己。

“香蕊,回想一下,你当初是怎么破了玉娆的身子的?”姚金彪咬着谷香蕊的耳朵悄声说。

谷香蕊闭上眼睛,回忆起昔日的一幕幕,与爱妻卿卿我我情爱缠绵的日子,如今却再也回不去了。正当她怅惘追悔之际,姚金彪突然发动袭击,一下子捅穿了她的层层屏障,以强大的气势,顺利摘取她的元红。一滴滴殷红的血液滴在白绢上。谷香蕊抱紧了姚金彪,眼里满是泪水。

姚金彪又在二位夫人身上鏖战半宿,直到清晨才消停,左拥右抱,对她们甜言蜜语:“香蕊,玉娆,不要担心。既然你们将下半生托付于我,在下一定保护你们母子周全,把冲儿和恒儿当亲生的一样看待。除了府上原有的丫鬟,我又买了几个新近净身的丫鬟,一并服侍三位夫人。内院规矩,还和泰山大人在的时候一样。除了我,哪个野男人也别想钻墙逾穴,打扰内院清净,玷污我的小美人儿。”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4/15 13:19:16编辑过]

支持(3中立(1反对(0回到顶部